相关文章

深度|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金融公司,帮助中国跨境卖家节约了2/3成本

这段日子, 在采访浙江跨境电商相关企业时,多位业内人士向《浙商》记者表示,海外收款是最困扰他们的难题之一。同时,他们向记者介绍了一家公司,说你真应该去这家公司看看 。

于是,前两天记者到访该公司杭州总部,与其CEO陈宇面对面聊了聊。

PingPong金融是一家为中国跨境电商提供海外收款服务的公司。在它2015年创立之前,中国跨境电商的境外收款被国外大机构垄断,中国卖家需要支付3%甚至更高的费率,成为行业痛点。 在PingPong的帮助下,亚马逊、Wish平台上的中国卖家如果需要收款,资金先后经过美国、中国的反洗钱审查,就能顺利划入境内账户。更重要的是, PingPong把费率降至1%以下,并促使国外机构降低了费率。

陈宇表示,对PingPong而言,闯进这个万亿级的市场,不仅因为有钱赚,更因为能帮助中国企业“货通天下”。  

“我们的目标是帮助中国优质出口企业赚更多的钱。”陈宇说。

陈宇是湖北人,复旦大学毕业后赴美,进入金融机构,工作近十年。创业之前,供职于Deloitte Consulting(德勤咨询)纽约总部。现在,他能以创业者的身份清晰、快速地向来访者介绍新事业,语气中透着谦和、自信。他语速很快,步伐也快,仿佛有什么东西需要他很快地前去抓住。

与多数中国公司先在国内扎根再出国发展不同,PingPong先在纽约设立,再回国内设立总部。其总部位于杭州滨江区江陵路新东方国际科技园,这栋楼集中了许多创业公司,陈宇的会客常常就在公司门外的咖啡区完成。公司员工都很年轻,埋头于电脑的一行行代码之中。办公区来不及规整,有些乱,却透出生机。

为什么PingPong能把费率降至1%以下?陈宇说,因为公司聚拢了一批熟悉国际金融监管“游戏规则”的人。2014年起,陈宇和团队用一年半时间建设起底层的合规能力,同时通过各种方式“游说”监管者。在满足美国、中国及境外机构的监管要求后,2016年初,PingPong第一代产品上线。

PingPong的商业价值很被投资机构看好。据介绍,PingPong已获得富达国际风险投资等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。此外,PingPong服务网络正由北美铺向全球主要市场。到2017年末,其服务将覆盖北美、欧盟、英国、东南亚、日本、印度等中国企业出口的主要国家和地区。

截至目前,PingPong拥有员工80余人,分布在杭州、深圳、香港、旧金山、卢森堡等地。

陈宇和PingPong金融,正在以开路者的姿态服务于中国跨境电商,未来可期。

Q&A

1、在大机构反应过来之前杀入市场   

《浙商》:你们最初为何决定进入跨境电商支付领域?你们怎样看待这一市场的空间?

陈宇: 国内消费者常常不了解中国跨境电商,因为人们接触的多是进口电商。实际上,中国的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占比不小,它们代表着中国的先进生产力。

在美国、日本、 欧洲,人们的日常用品有约60%产自中国。日本、德国、中国都是出口大国,日、德是出口大型机械、汽车等,而中国的出口产品主要是服装、眼镜、小电器等日常消费品,中国的产能更适用于电商。

目前国内电商市场规模已达5万亿,而在全球的消费市场,中国的零售潜力也很大。

近几年,中国传统外贸形势不乐观,电商是重振出口的一次机遇。过去美国人在沃尔玛超市购买中国产品,而现在更多地转向亚马逊等线上渠道。当全世界的人都在网上购物,那中国的企业是否可以通过电商这种新的方式,向全世界卖产品?

我们判断,中国3000万中小企业在全球市场上面临巨大机遇。这个市场是万亿级别,但中国却没有一家与之相匹配的支付服务公司。所以我们决定进入这一领域。

《浙商》:行业巨头为什么没有把这块市场做起来?

陈宇:一些行业巨头收费高,服务也不行。主要是因为他们对中国电商蓬勃的发展趋势响应速度慢。

数以百万的卖家、万亿级别的交易量,这样的行业需要怎样的支付平台?在国内,有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,大家很能理解。然而在国外,外资机构并未预想到这样飞速的成长速度,因此他们仍用传统的惯性思维来提供服务,所以无论在成本、合规性、服务效率上,大机构都有不足。因此,市场有很大的空间。

2、这件事不但很赚钱,而且很有意义   

《浙商》:跨境支付的中间业务环节繁多,涉及到境内境外的法规、银行、外汇等许多问题,要搭建这种全球通道非常困难。行业巨头都没有做到的事,一个没有任何创业经验的人,你是怎么去解决的?

陈宇:最核心的因素,在于我们的团队汇聚了一批国际顶级的支付、合规、金融专家。我们熟悉金融监管政策,并能够与金融机构保持很好的沟通。

虽然看起来各国对资金跨国流动的政策都不同,但各国的担心是一样的,都是要防止洗钱风险。我们就向监管 机构证明我们对洗钱的防控能力、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。

监管 机构为什么信任你?合作的金融机构为什么信任你?这与什么样的人去谈有很大关系。

第一个是最难的,美国市场是我们的试金石。我们在美国成功构建渠道后,能够同步向其他地区迅速复制。

2016年初,PingPong产品正式推广,目前达到了很好的覆盖。到2017年末,我们的服务将覆盖北美、欧盟、英国、东南亚、日本、印度等,这些是中国企业出口的主要国家和地区。

《浙商》:你有怎样的团队?

陈宇:PingPong初创团队出自德勤、安永等国际知名会计师事务所,长期与美国金融监管层打交道,对美国的监管政策有较深的理解。另外团队中还有来自于行业内顶级的支付及合规专家。

我们的团队走到一起,是因为我们一起做的这件事不但很赚钱,而且很有意义。

中国跨境电商企业利润率约为10%,却要把其中大部分给支付公司。这是很不公平的事。并且,中国出口电商的整个业态在国际化上目前并未很成功,我们希望帮助中国企业在出口和国际化方面做得更加成功。这事本身就意义非凡。

3、帮助优质卖家把生意做得更大

《浙商》:海外工作经历赋予了你什么?

陈宇:中国的互联网产业、电商全球领先,海外的工作经历帮助我更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。

过去是海外什么模式好就复制到国内,现在,我们可以把领先的电商模式向全球输出,为中国企业打品牌,赚更多利润。

同时,对双边市场的理解,帮助我们更好地做这事。跨境金融服务复杂程度很高,若没有对海外各国金融监管规则的理解,这件事的门槛就会很高。

《浙商》:目前来看,实现您的蓝图是否有障碍和困难?

陈宇:目前都还好,没有特别的障碍和困难。

《浙商》:2017年,你们还有哪些计划?

陈宇:2017主要是产品升级。一是服务的广度从北美拓展到全球各大市场;二是合作金融机构服务深度的拓展,延伸到跨境支付以外的金融服务。我们会找到优质卖家,帮助他们把生意做得更大。

《浙商》:你的理想,是将PingPong打造成一家怎样的企业?

陈宇:我们做的事很简单,就是希望帮助中国出口企业赚更多的钱。 省下收款成本是方式之一。另外,PingPong是一个金融平台,我们与亚马逊、Wish有许多合作,可以通过信息整合,把大量优质卖家引入国际电商平台,帮助他们赚更多钱。

4、期待更强的竞争对手   

《浙商》:跨境支付领域,你是否对后来者保持警惕?PingPong如何保持市场优势?

陈宇:对后来者,我们不是特别关心。我们这么大阵势,搞了一年多,但目前还只有我们一家,说明这事难度很大,同时更证明很有意义。

去年,我们提供的低费率服务带动国际知名支付机构下调费率。由此,我们为中国跨境电商行业节约了2/3的成本。

我们并不担心竞争,因为我们比谁的效率都高,比谁都快。以前卖家提款需要2-3天,现在通过PingPong只要一个工作日。这事目前国内还没人能做到。

实际上,我们希望有其他服务商提供一样的服务,这是件好事,这样能让这个行业更加健康地发展。虽然目前还没有看到我们的竞争对手,但我们仍期待有更强的竞争对手出现。